广州博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上班时间9:00~18:00)

400-101-7071

杂项鉴定

BoHua Culture

联系我们
  •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 400-101-7071
  • 广州博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地址:广州市商务核心圈层天河区中创盈科大厦

我党银行发行最早的一组抗币

发布时间:2020-03-22 浏览量: 来源: 广州博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2015 年 9 月 3 日, 是中华民族全面抗击日本侵略者胜利 70 周年纪念日。到 12 月初, 也是身处抗日主战场的山西兴县农民银行发行我党最早抗币 78 周年纪念日。笔者谨以此文 敬献给曾在我党金融战线为祖国独立、 民族解放、 人类和平立下不朽业绩的抗日英烈和革 命前辈, 敬献给继承光荣传统、 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所有人们
 
刘少白临危受命
 
    七七事变后,日寇以极其疯狂的攻势,突破一道道防线,把侵略战火从平、津、冀、察直烧晋北,造成向太原纵深进击的态势。遵照党中央和毛泽东的命令,在华北抗战发生严重危机的关键时刻,八路军三个师相继在九、十月间东渡黄河,开赴恒山、五台山、管涔山、太行山脉,先敌一步占据山西的晋东北、晋西北和晋东南,实行对日作战①。八路军 120 师进入晋西北抗日根据地前, 当地经济非常混乱, 物价不稳定, 金融严重 受阻, 日伪大量发行伪钞, 加上战争的恐慌因素, 使山西旧钞票迭连贬值。为全力配合八 路军创建晋西北抗日根据地, 华北党组织在 1937 年 9 月初决定:在晋西北首先创办一个由 共产党直接领导的银行, 并决定由刘少白同志负责全权筹建工作。刘少白, 1883 年出生, 山西兴县黑峪口人, 他是清末年贡生, 毕业于山西大学法律预科。早年参加辛亥革命, 曾仼山西省首届议员, 辛亥革命后, 任河北省建设厅长, 天津商 品检验局长, 绥远省乡村教育委员会主任。他曾凭以上身份先后营救过中共河北省委刘锡五、 刘澜涛、 陈厚道、 安子文、 刘亚雄等同志, 1931 年为营救王若飞等被捕同志做了大量工作。1937 年 8 月经王若飞、 安子文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但为搞好党的统一战线工作, 经北方局刘少奇同志批准为秘密共产党员, 不公开身份, 党的组织关系先是和王若飞 直接联系, 到晋西北后, 组织关系直接和关向应、 林枫同志联系。刘少白接受任务后, 曾向党组识写有决心书, 要点有三:第一、 要求把银行地址定在兴 县;第二、 开办银行的准备金等资金问题由他想办法解决;第三、 争取三个月内印出钞票②。

以股份形式建行并发行我党最早抗币
 
    刘少白首先从铺底准备金入手,为避免把负担压在老百姓身上,他费尽心思,多方筹划,与各方要人协商,依托 “牺盟会”、 “动委会 (抗日动员委员会)”, 巧妙利用阎锡山 “有钱出钱, 有力出力” 的口号, 积极做地方士绅牛友兰、 杨邦翰、 刘训山等人的工作, 希 望他们为抗日战争添砖加瓦, 贡献力量。这些富户听说刘少白创办抗日银行, 都深明大义, 慷慨解囊, 仅牛友兰一次拿出 2 万多块白洋, 150 石粮食。很多富户还将一些布匹、 粮食 等实物也献出办银行, 刘少白自己更是几乎拿出了全部积蓄。在不到 10 万人口的偏僻小 县, 很快凑足了三万多元白洋, 700 多石粮食, 还有布匹等, 共计约 5 万元, 做为办银行 的股份准备基金, 刘少白均笔笔记录在案。在确定银行名称问题上, 讨论得很激烈, 有人提议, 要与国民党的 “中央银行”、 阎锡 山的 “实业银行” 有区别, 可叫 “兴县银行”, 有人说叫 “抗日银行” 比较响亮, 更带有革 命性, 刘少白则建议叫 “兴县农民银行”, 他认为:银行的革命性不在名称, 而在实际效 用, 兴县农民经济占比很大, 叫 “兴县农民银行”, 既可以避免反动派的干扰, 又可以使农 民感到亲切, 看作是自己的银行。这样银行就可获得雄厚的群众基础, 站稳脚跟。于是大家一致赞同刘少白的见解, 把银行名称定为了 “兴县农民银行”。办银行就要出钞票, 而当时纸张和印刷资料十分稀缺, 刘少白要求大家千方百计克服 困难, 一定要印出自己的纸币来。没有印钞纸, 就用土制纸替代, 票面设计由刘少白、 牛 在华、 刘孝先等同志共同研究, 他们边设计、 边研究、 边修改, 票样确定后, 请了一位刻 章工人进行雕刻, 然后制版。为了防止伪造, 在票面上加了三处暗记, 对外严加保密, 只 有刘少白、 刘孝先、 牛在华三人知道。印版做好后, 在兴县城东关的长兴堂印刷厂印刷。该厂只有一台石印机, 两名印刷工人, 由兴县农民银行监印。钞票印好后, 由银行自己加盖专用章。由于一时买不到号码机, 银行员工就自己用钢笔手工编写号码。就这样, 硬是 在 1937 年 11 月把该行第一组票子印了出来 (彩页 5 下图 1、 图 2)。根据现存最权威档案资 料证实③:这是 “七·七” 卢沟桥事变后我党抗日银行发行最早的一组抗币。从1937 年到 1938 年底, 该行共先后印制了三批纸币:第一批 (组) 印了二万元, 面额分别为二角、 一元券两种小面额;第二批印制了五万元, 面额增加了 5 分、 5 角;第三批印制了十万元。
 
 
 
 
 
 
首次董事会与银行开张
 
    1937 年 11 月初, 银行进行开张前的必要准备工作, 以兴县县长张干丞为首的董事们 召开首次会议, 刘少白、 牛友兰、 刘训山、 牛在华、 董一飞、 朱哲仁等全部到会。会议公推德高望重的刘少白任银行经理;银行的办公地址设在兴县县政府对面的一套院内, 院墙 高大而坚固;会议决定银行工作人员分工如下:刘少白 (经理), 杨怀仁 (总务), 刘孝先 (保管), 李绍春 (出纳), 白象豫 (会计), 牛在华 (业务), 王维刚 (外勤)。兴县公安局 长董一飞给银行派了三名警卫战士, 负责安保等工作。1937 年 12 初, 兴县农民银行正式开张。这一天非常热闹, 银行院内披红挂绿, 张灯结彩, 八路军 120 师副师长肖克、 教导团长彭绍辉、 民运部长刘仰峤同志参加, 兴县县长张干丞、 秘书高芸生、 公安局长董一飞, “动委会” 民运部长朱哲仁, 还有一阎锡山驻军代表, 东北军的几位军官, 以及兴县的一些知名人士应邀参加开张典礼。大家把刘少白题写的 “兴县农民银行” 的大牌子悬挂在门口, 在银行正屋高大的油漆柱子上贴着刘少白拟写 的一副对联:“大多数农民从此解放鼓起精神打日本, 这个银行开始营业集中财力破天荒”。这副朴素直白但又对仗工整的对联令人们赞不绝口…… 刘少白教育工作人员, 银行的钱要用到最需要的地方。银行出了十多万元钞票, 绝大 部分支付给了八路军, 解决了军需急用。120 师来借款, 多为民运部长刘仰峤和供给部长 亲自来办手续。只要有副师长肖克同志的批条, 每次提款两三千, 最多时提款到一万元, 照提不误。有时现金不够, 就开一张便条, 加盖银行印章也可以解决问题, 以后再由商店持便条前来兑换现金。贺龙师长还挤时间专门看望银行同志, 使大家倍受鼓舞。
 
新中国人民银行的重要基石之一
 
    兴县农民银行创办后,其钞票币值非常稳定,在群众中卓有信誉。这里面包含着刘少白和他的银行团队过人的智慧和科学的经营方略。当时山西市面流通的大多是阎锡山发行的 “大花脸” 十元券和 “二花脸” 五元券, 这些钞票面额大, 群众使用不方便, 在太原失 守沦陷后, “阎币”、 “法币” 不断贬值。相比之下, 兴农币面额小, 且发行数量适当, 群众 争先恐后持有。该行不仅吸取了外埠资本, 还打开了晋绥边区的部分流通市场。1939 年 12 月, 阎锡山制造了震惊全国的 “晋西事变”, 虽然我党顾全大局促成了对事 变的妥善处理, 但国民党还是停止了对八路军的给养供给。与此同时, 日寇对我根据地的 军事扫荡频率日趋增多, 我八路军对侵略者誓死如归的反击, 深得广大穷苦百姓的拥护和 厚爱, 广大穷苦百姓纷纷参军参战, 使我八路军的队伍得到迅速扩充壮大, 随着形势的发 展, 原兴县农民银行的规模已远远不能满足抗日根据地和八路军队伍发展的需要。为此, 晋绥边区党组织响应党中央毛泽东 “自己动手, 丰衣足食” 的号召, 于1940 年 5 月 10 日, 在原兴县农民银行的基础上扩建成为西北农民银行, 刘少白连任行长。1947 年, 陕甘宁边区与晋绥边区统一为西北解放区, 陕甘宁边区银行并入西北农民银 行, 统称为西北农民银行, 原陕甘宁边区银行钞票停止发行。这时的西北农民银行已真正 成为我国大西北地区根据地的银行, 西农币也已成为整个西北解放区的本位币, 到 1948 年 12 月 1 日中国人民银行正式成立时, 西北农民银行作为中国人民银行的原始发起行, 成为 新中国人民银行的三大基石之一④。
注释:
① 山西省史志研究院:《山西抗战史纲》,山西人民出版社,第 2、 3 页。
② 《兴县革命史》, 山西人民出版社, 第 59 页。
③ 中国印钞造币史志从书:《中国革命根据地印钞造币简史》, 中国金融出版社, 1996 年, 第 78 页。
④ 中国人民银行编著:《中国人民银行六十年》, 中国金融出版社, 第 43 页。
(本文刊于《中国钱币》2015年5期)
地址:广州市商务核心圈层天河区中创盈科大厦 电话:400-101-7071
版权所有 © 广州博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粤ICP备19014434